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校园玄幻
    现在火的小说《予我深情共白首》是作者章节精彩试读

    现在火的小说《予我深情共白首》是作者章节精彩试读

    予我深情共白首
    大浪淘沙刻画的《予我深情共白首》格局很大,俞歌的神态、性格、语言都刻画都非常的详细,《予我深情共白首》主角俞歌有点令人惊喜,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,《予我深情共白首》年前。老爷子病重,想见他。那是非常重要的事。这一次,会忽然来电话,他面上不见丁点儿意外。“要见我?”“是。想问您晚上的行程,说是想和您说几
    作者:大浪淘沙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8:15:49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第8章 绝世大坏蛋

    骁湛初面部线条绷紧,“手,伸过来!”

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俞婉怕被训,摇头,轻描淡写,“不要看了。

    没事儿,只是小伤。”

    骁湛初没耐心和她多废半句话。

    瞪她一眼,直接把她的手抓了过去。

    力气不轻,俞婉疼得倒呲牙,浅皱着细眉,“痛的。”

    骁湛初凶巴巴的冷斥,“既然是小伤,还嚷什么痛?”

    俞婉吓得缩了下脖子,咬着唇,硬是连哼都不敢哼一声。

    也不知道骁湛初在想什么,看着那伤口,面色越发难看。

    “怎么弄的?”他沉着声音问。

    “不小心。”

    “怎么个不小心?”

    “……就是打架的时候,不小心。”

    “为什么打架?”

    “我和染染上火车的时候,被人扒了钱包,以为那人是小偷……”

    “上火车?去哪?”骁湛初的语气里已含危险。

    她居然敢一声不吭的跑出去,而且,还是这样的晚上!她是不知道外面人世险恶?还是根本不知道分寸?

    俞婉微愣。

    下一瞬,意识到自己给自己挖了个洞,懊恼得恨不能扇自己两下。

    咬着唇,不说话了。

    骁湛初眼神厉起来,“要我去查口供?”

    俞婉知道怎么都躲不过,还不如坦白从宽,“我是打算趁着周末去一趟B城……”

    他眉心一跳,“找明川?”

    “……嗯。

    ”她心虚的点头。

    他手上的力道,不由得加重了些。

    俞婉额上都冒冷汗了,忍无可忍的掰他的手,“三叔,你捏到我伤口了……好痛的!”

    “骁先生,冯小姐的手续已经办好了,现在该办俞小姐的手续了。

    ”任以森就在此刻进来。

    “不必了!”骁湛初将俞婉的手一把扔开,瞪她一眼,严厉的出声,“就让她关在这!”

    “这……”任以森惊讶。

    连冯小姐都保了,还不保俞小姐?这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。

    俞婉错愕之后,捏着疼痛不堪的手,站在那委屈的瞪他。

    “瞪什么?难道不该关你?”骁湛初始终无动于衷,面部线条绷着,出口的每一个字都渗着凉意,“不是扬言不再依赖我。

    今天晚上刚和我说过那么硬气的话,现在就给忘了?”

    无情无义!心硬如石!绝世大坏蛋!

    俞婉气恼的暗骂。

    本来手伤就让她难受,现在被他这样一刺,心里更是又酸又气。

    什么也顾不得,梗着脖子,负气的和他呛声:“没忘。

    关就关,我不靠你!原本我就不想靠你,是他们多此一举的要给你打电话!关一天也好,关十天也罢,我根本不在乎,那都好过求你帮忙!”

    骁湛初垂在身侧的手,绷紧。

    这小丫头,总有让他气上加气的本事!

    “既然不屑找我,那就好好在这呆着!”没有半分心软,留下话,他转身就走。

    一步,都不曾停顿,更不曾回头。

    看着那绝情的背影,俞婉所有的气恼瞬间化作了委屈。

    一整天不如意的事,让她鼻尖一酸,眼泪一下子就滑出了眼眶。

    而后,她又咬唇,重重的将眼泪擦掉。

    俞婉!不准这么不争气!就是不靠他!不靠这讨厌鬼!

    ……

    骁湛初离开的时候,冯染已经被人送回去了。

    整个所里的人都出动来相送。

    他带走了与他毫不相干的冯染,却留下了自己的侄女,这让整个所里的人都非常头痛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    临走前,骁湛初和所长道:“晚点会有医生过来替她处理伤口,还希望王长能通融……”

    “那是自然。

    骁先生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。”

    “还有……”骁湛初停顿了下,抬目,目光深远的看了眼派出所里面。

    那张倔强的、惹恼他的小脸仿佛就在眼前,他道:“就说医生是你们所里叫来的。”

    “……好。

    ”所长狐疑后,也是立刻答应。

    骁湛初没再说什么,上了宾利车。

    全程,坐在后座的他,视线始终落在窗外的夜色里。

    神色深沉。

    任以森从后视镜里看了boss一眼,“俞小姐这次怕是真生气了。”

    boss性子很闷。

    多做却是少说。

    明明对俞小姐挂心得不得了,但从不会表达。

    当然,念于两人相差颇大的年纪和彼此的身份来说,boss更担心自己那份心思会吓到胆小怕事的她。

    “由着她。

    ”骁湛初摁了摁眉心,“不给点教训,这种错误下次她还犯。”

    气她那么心心念念着明川,是必然的。

    但是,更气她胆敢一声不吭,大半夜的跑去另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城市。

    这最不可忍!

    只是小伤,已是万幸。

    若是出了什么别的事,他更饶不了她!

    骁湛初忽然想起最后她和自己呛声的那些话,目光暗下,若有所思的开口:“阿森。”

    “嗯?”

    任以森从后视镜里看了boss一眼。

    “我对她是不是太过严厉,所以让她那么怕我,甚至,现在是……抵触我?”

    一想到她在自己面前的惶然不安,再到现在的抵触,他涩然苦笑。

    他的性格,一向如此。

    对她,已经算是多了很多耐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