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首页 > 小说阅读 > 新派武侠
    现在火的小说许南枝苏乘羽大结局

    现在火的小说许南枝苏乘羽大结局

    红尘都市中疯狂装逼
    小说《红尘都市中疯狂装逼》的主角是许南枝苏乘羽,是作者公子彧的一本都市小说,小说故事情节非常出彩,非常值得一看,主角许南枝苏乘羽人物形象深入人心,剧情超凡脱俗,让人越看越上瘾,一起来看都市小说《红尘都市中疯狂装逼》吧ldquo;石破金,真是你杀的?!”方晴不甘心道。“是又如何?他想杀我,难道我杀不得他?你想抓
    作者:公子彧 更新时间:2022-09-23 08:08:58
    开始阅读
    内容详情

    道医之术

    从始至终,方晴便不相信苏乘羽是击杀石破金的真凶,哪怕许南枝亲口说了,哪怕监控拍到了苏乘羽的背影。

    方晴也认为是有人帮了他,而这个人,必然是许南枝安排的。

    许南枝的背后是洪镇亭,而洪镇亭手下高手如云,有霖江第一高手任千重,还有十大高手排名第六的李元沧。

    苏乘羽一指破她的连环掌法,彻底将她打醒了,原来小丑竟是她自己,不知天高地厚的人,也是她自己。

    方晴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,她苦练十余年才成为内劲大师,苏乘羽这个沦为笑柄的绿毛龟是怎么做到的?

    苏乘羽说罢,懒得再理会方晴,转身便走。

    “石破金,真是你杀的?!”方晴不甘心道。

    “是又如何?他想杀我,难道我杀不得他?你想抓我吗?凭你那点微不足道的实力,还抓不住我。”

    既然方晴骄傲,苏乘羽便比她更骄傲。

    “可你是怎么做到的?难道这些年,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实力?隐忍一二十年,你竟然真能忍得住!”

    哪怕如今事实摆在面前,方晴也认为苏乘羽一定是从小开始练武,只是一直藏拙罢了。

    这也没有什么了不起,凭她的天赋,加入龙魂司后,有龙魂司的资源栽培,一定可以追上苏乘羽,打败他。

    “与你无关,你也没有资格知道。”

    苏乘羽不想再跟方晴这个女人多说废话,径直离开了烂尾楼。

    “苏乘羽,你给我听着。今天我的确是败给你了,但你也没有什么好得意的。我方晴,能输给你一次,不会输给你第二次。今日之辱,我不会忘记!总有一天,我会打败你,将你踩在脚下!”

    方晴败了,败得很不甘心,她骨子里是骄傲的,是瞧不起苏乘羽的。

    她坚信自己一定会打败苏乘羽,这一次的失败,更加激发了她不认输的斗志!

    苏乘羽此时已经走出烂尾楼,听到方晴那不甘心的誓言,不屑的摇了摇头。

    “燕雀安知鸿鹄之志!你这辈子,也赢不了我。因为你的眼光,根本无法触及我的世界!”

    苏乘羽丝毫没有把方晴这威胁的话放在眼里,雄鹰岂会在乎蝼蚁的威胁!

    苏乘羽从烂尾楼出来后,便打了个车去霖江最大的中药铺济仁堂。

    经过与石破金一战,苏乘羽更加迫切的需要提升实力。

    单靠攫取天地灵气太慢了,他虽然现在已是炼气境第三层巅峰,可依然不是赵冲的对手。

    他杀了石破金,赵冲迟早都会找到他报仇,如果打不过赵冲,那就必死无疑了。

    他只能靠炼丹来提升境界,只是现在的他,一无炼丹需要的名贵药材,二无钱财,绝对是史上最穷修真者。

    他打算先去济仁堂看看,有没有他炼丹需要的药材,得花多少钱,心里有个底,然后从姜家手里夺回那两个亿的遗产。

    店员一听苏乘羽要买五十年以上的人参,灵芝等名贵药材,直接告诉他没有,让他大失所望!

    这些东西倒不是说真贵出天价,只是稀少,就算有,也不会轻易拿出来卖。

    苏乘羽想要通过正常渠道购买,几乎不可能。

    苏乘羽一脸失望,走出了济仁堂,一名男子急匆匆的跑进济仁堂,迎面撞上了苏乘羽。

    “不好意思。”

    男子道了句歉,便往仁济堂里走。

    “晋平?”

    苏乘羽一眼认出,这是他从初中到高中的同学周晋平,高中三年,两人一直都是同桌,关系很好。

    苏乘羽在学校被人嘲笑是哑巴,受到欺负的时候,周晋平还替他打过架。

    后来周晋平出国念书,两人没有再见过,不过苏乘羽和姜语嫣结婚的时候,周晋平还托人送了份子钱。

    “苏乘羽?!你不是哑……”

    十多年未见,周晋平思考了片刻,才认出苏乘羽来,颇有些激动。

    “是我。我已经不是哑巴了,你什么时候回国的?”苏乘羽笑道。

    “昨天。羽哥,你能开口说话了,我很替你感到高兴。不过我现在有特别要紧的事,就不跟你叙旧了。把你电话号码给我一下,回头我联系你啊。”

    周晋平拍了拍苏乘羽的肩膀,神色焦急而忧虑。

    苏乘羽把电话号码报给了周晋平,他便急匆匆跑进了仁济堂里,但没过多久,又跑了出来,满脸焦躁的模样。

    “晋平,你家里有人生病了?”

    苏乘羽并未离开,一直在外面等着的,用神识探知到周晋平是来抓药的,但被店员告知,其中三味药材缺货。

    “我母亲病了。”周晋平说道。

    “能把药方给我看一下吗?”苏乘羽问道。

    周晋平倒是没有犹豫,把药方递给苏乘羽,苏乘羽扫了一眼道:“阿姨是患了心肌炎?”

    “是啊!急性心肌炎,导致心力衰竭。发生得很突然,差点没有抢救过来。但医生也说治不好了,让我们准备后事,我才从国外赶回来。”

    母亲病危,周晋平身为人子,自然无比担心和紧张。

    “你怎么知道是心肌炎?”周晋平惊讶道。

    “我看这药方,便知道对应的病症了。”

    苏乘羽不是专业医生,但他的医术绝对碾压那些所谓的专家,教授和老中医。

    太上道经中,有关于医术的记载,不过那不是寻常的医术,而是医术与道术相结合的道医之术,是医术中最顶级的,如今早已失传了。

    “你学医了?”

    “算是吧,略知一二。”苏乘羽微微颔首道。

    “我爸找了霖江,乃至整个江东省最有名望的专家会诊,都束手无策,最后又请了霖江中医界的泰斗陈菖蒲,他给开了个药方,说有三成把握能治好我妈。我这不是着急出来抓药嘛,跑了好几个药店,都抓不齐药材。”

    周晋平满脸愁容道:“要是抓不齐药,我母亲可能活不过今晚了。”

    “这药方虽然不错,但恐怕也治不好阿姨的病。要不,你带我去给阿姨瞧瞧?”

    陈菖蒲的大名,苏乘羽自然听说过,不过苏北溟也曾点评过,说陈菖蒲只是沽名钓誉,医术平平,算不得什么。

    苏乘羽看了药方,也觉得陈菖蒲这个人有问题。

    若是别人便罢了,苏乘羽懒得多管闲事,但周晋平对他而言,终究有所不同,他自然要出手帮一下。